谁能化解核废水入海困局?

人文国际
2021-04-14
核废水入海不单是日本的内政问题,更是一个影响广泛深远的国际问题。

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对此,日本民众举行集会以示抗议。

文/郜晓文

备受关注的日本福岛核废水入海问题,再次成为全球舆论的焦点。

4月13日,日本政府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废水。尽管还需要2年的准备时间,却立刻引发国际社会巨大争议。

2011年3月11日,由地震引发的海啸侵袭日本东北沿岸,福岛第一核电站崩堤,核电站机组发生爆炸和放射性物质泄漏,2013~2014年,福岛第一核电站又多次发生核污水泄露事件。

福岛核事故是迄今全球发生的最严重的核事故之一,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产生了深远影响。核污染会危害海洋环境,这在科学界已有共识。但是,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由于距离污染源的远近不同,以及政治因素影响,政府和民间都存在不同的声音。

作为日本近邻和利益攸关方,中国和韩国对日本核废水入海持反对态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天发表谈话指出,中国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

据韩联社报道,13日上午,韩国政府称对此感到“强烈遗憾”,绝对无法容忍,将与国际社会扩大沟通。日方举措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应该公开处理核废水的相关信息。

核废水入海影响有多大?顶级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德国GEOMAR Helmholtz Centre曾对核废水的扩散情形进行计算机模拟演练。根据电脑演算,核废水将逐渐向太平洋深处扩散,3年后就可以扩散到美国、加拿大。仅10年时间就能污染整个太平洋!

根据电脑演算,核废水仅10年时间就能污染整个太平洋。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对日本的决定表示支持。据彭博社最新消息,当地时间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举符合全球标准。由此推测,日本在做出核废水排放入海的决定前,或已经争取到美国的支持。

日本核废水入海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全球治理的问题,解决之道在于重振国际多边主义。

从日本政府角度,核废水存储造成了国内巨大的安全隐患,如果再次发生严重地震或海啸,这些废水将带来巨大的危险。因此,日本政府称核废水排海是最现实、最简单的一种做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日本周边国家的不安和反对也有充分的理由——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核废水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区域,以后蔓延全球海域,因此,斥日本此举是自私短视的行为。

国际社会对于日本核污染的质疑和反对,凸显海洋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与主权国家在全球治理上责任和义务的失衡。近几十年来,沿海国海洋权益与海洋公共产品的利益之争日深,全球海洋治理进入长期、复杂的新阶段。

理论上,沿海国管理和控制的海洋区域占海洋总面积的1/3,国家管辖外区域的公海和国际海底区域不属于任何国家,是各国都可进入或利用的公共区域。但随着各国间的海上渔业、石油开采等经济活动日益频繁,这些议题所引发的外部性效益越来越明显。

日本所有的核污水都储存在核电站内,但预计到2022年夏天,储存核污水的水箱容量将会达到极限。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人们对全球海洋公共产品的需求日益增多,如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海洋领域应对气候变化等。沿海国在加强对管辖内海域及其资源管理和控制的同时,纷纷加强海洋治理制度性权利的争夺,尤其在公海和国际海底区域,国际海洋秩序和国际海洋治理格局正在深度调整。

政府间国际组织、非正式的公民社会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在国际海洋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可弥补主权国家作为基本行为体的不足。国际组织超脱于主权国家之上,或将成为维护海洋生态环境安全的重要力量。

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评估报告明确指出,如果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排入海洋,将对周边国家海洋环境和公众健康造成影响,同时现有经过处理的废水中仍含有其他放射性核素,需进一步净化处理。绿色和平组织核专家指出,日核废水所含碳14在数千年内都存在危险,并可能造成基因损害。

福岛核核电站废水入海不单是日本的内政问题,更是一个影响广泛深远的国际问题,理应诉诸多边主义的解决途径。

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审议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对当前全球各处的领海主权争端、海上天然资源管理、污染处理等具有重要的指导和裁决作用。除了法律手段,解决该问题更需要的是国家间政治的、外交的、经济的甚至是舆论层面的共同作用,需要国际社会团结一致。

国际社会反对日本核废水直接入海,并不意味着忽视日本的安全诉求,而是找到一个各利益攸关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使福岛核电站废水的处理上,各方的权利和责任实现平衡,这样才可能最终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

(作者系本刊评论员)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图片编辑:张旭
值班编辑:邱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