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捐赠创纪录,中国大学筹款之路还有多远?

公益观察
2021-03-05
社会捐赠是大学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柱。

图片
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创新基金。图片来源:北京大学官网

美国著名教育家克拉克·克尔(ClarkKerr)曾断言,“哪些大学得到最大数量的金钱,将决定哪所大学拥有十年或二十年的发展优势。
 
3月3日,北京大学获得建校以来的最大一笔个人捐赠——1995级校友李永新及其创建的北京中公公益基金会捐赠10亿元,之前李永新已向北大捐赠1.8亿。
 
2018年10月,李永新说:“两年前,我们给北大捐了1000万,这是我们对外捐赠的第一个1000万。今天,我们给北大捐赠1个亿,这也是我们对外捐助的第一个1个亿。我想未来我们捐赠的第一个10个亿,要首先捐给北大……”
 
而在3月3日的捐赠仪式上,李永新再出豪言:“中公教育一定要再努力些,再拼搏一些,未来为社会、为教育捐助的第一个100个亿也一定要给北大。”
 
10亿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它占到2020年北大年度经费预算的5%,占校友捐赠总额的31%。在“过紧日子”的大背景下,高校财政预算拨款也在削减。2020年,北京大学财政拨款预算削减了10.69亿元,相比去年降低18.33%。基于此,社会捐赠之于大学的意义更显重要。

图片
李永新和他创建的北京中公公益基金会捐资10亿元设立北京大学中公教育发展基金。图片来源:北京大学官网
 
但是,由于我国的教育体制、税收政策、法律和投资环境等因素,社会捐赠在高校教育收入来源占比仍然偏低。
 
以清华大学为例,2020年经费预算达310亿元,高居国内大学榜首。而捐赠收入在10~20亿之间,占总收入的3%~6%。资料显示,哈佛大学2019年收入55亿美元(约385亿人民币),其中慈善资助(23.65亿美元)是最大头,占总收入比重43%。
 
大学接受社会捐赠的规模,一方面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和企业家的捐赠意愿,另一方面也受制于社会捐赠激励机制,包括大学筹款机制,比如基金会的运作管理。
 
2019年、2020年,中国GDP 总值连续突破100万亿元,随着经济持续增长,私人积聚财富的能力与日俱增。3月2日发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2020年居住在中国的10亿美金企业家达到1058位,中国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1000位10亿美金企业家的国家。
 
根据2020年胡润百富榜的数据,李永新及其母亲鲁忠芳的身家达到1400亿元,位列百富榜第19位。仅仅一年的时间,李永新及其母亲的身家就暴涨了800亿。
 
相比企业家的财富创造能力,他们的慈善捐赠增长相对缓慢。2020年7月23日,福布斯发布2020中国慈善榜,上榜的100位企业家现金捐赠总额为179.1亿元,下滑6.6%,是近五年连续增长后的首次下滑。
 
熟悉中国富豪的胡润说:“当你要捐一个亿的时候,应该还能比较方便地捐出去,但当你要捐十个亿,或上百亿、上千亿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了。企业家现在所挣到的钱远远高于他们有能力捐出去的数额。”

图片
中国农业大学校友林。图片来源:中国农业大学官网
 
纵观历年中国富豪慈善榜,企业家慈善捐赠方向主要集中在扶贫、教育和医疗,包括去年的抗疫,很大程度上还是救济意义上的传统慈善。在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文化艺术等公益领域,中国企业家的慈善捐赠表现还不是很突出。这与中国的慈善理念有关,据北师大最近发布的《中国公众捐款》报告,公众普遍认为公益事业的主体应该是政府。
 
这与欧美为代表的现代公益慈善理念相去甚远。不过,随着一批科技型企业家富豪群体的崛起,他们的慈善理念更加表现出公益的特点,对于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文化艺术等社会公共事业,投入了更多的捐赠热情和资源。
 
近年来,大学校友中的企业家“豪捐”母校日渐成风。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校友个人捐赠累计超过10亿元的,加上最近的北大校友李永新,共5人。其他四位分别是清华大学校友、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复旦大学校友、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北京大学校友、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电子科技大学校友、重庆市博恩科技集团董事长熊新翔。
 
从国外大学的发展历程看,无论是国立、公立还是私立大学,校友捐赠是评价世界一流大学的核心指标之一。据第三方大学评价研究机构艾瑞深校友会网(Cuaa.Net)统计,最近40年,全国高校累计接收校友捐赠总额363亿。
 
其中,清华大学校友捐赠突破47亿,问鼎校友会2020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排名冠军,北京大学(31.87亿元)排名第二,中国人民大学(21.57亿元)排名第三。统计显示,30亿以上高校有2所,20亿以上有3所,10亿以上有7所,5亿以上有18所,1亿以上有52所。

图片
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开创了注重私募股权等投资的“耶鲁模式”,耶鲁基金会以高回报成为大学基金会中的翘楚。图片来源:Pixabay
 
相比之下,美国高校在利用社会捐赠方面有着深厚的文化和历史传统,相关政策法规也更为完善。例如,政府通过制定税收政策,使捐赠者可以通过捐赠减少纳税金额,此类举措也激励了更多个人捐赠教育事业的行为。
 
为确保来自社会各界的捐赠资金能够得到有效管理和运作,很多美国私立高校都会聘请或建立专业的资金管理团队,比如哈佛大学在1974年成立了自己的捐赠基金管理公司——哈佛管理公司(Harvard Management Company),该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完全按照商业模式从事专业性资产管理以及资本市场的投资运作,全权负责管理哈佛大学资产。
 
哈佛管理公司提供高额薪酬招募最优秀的专业投资人士,不断运用哈佛大学富可敌国的“捐赠基金池”的基金进行投资,能够更有效地保证资产的保值和增值,在世界一流大学的激烈竞争中,这些举措为哈佛大学的发展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资金“保险”。哈佛大学捐赠基金的管理及其投资常年保持很高的年化收益率,每年为学校提供的资金占比达到办学经费的1/3以上,成为哈佛大学培养精英人才、进行科学研究的重要经济支撑。
 
世界一流大学必定拥有运作成熟的基金会。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高校基金会整体起步晚,规模小,投资运营经验少,正在经历着历史性的发展演进。2017年1月24日,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提出:建设高校要积极争取社会各方资源,形成多元支持的长效机制。
 
社会捐赠是大学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柱。这就要求突破“筹资是为了弥补办学经费不足”的认知框架,重视高校基金会的特殊价值,在机构职能上逐步完善。在机构设置、人员配比、政策制定等方面都需要逐步加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来支持高等教育事业良性发展。

文/本刊评论员 郜晓文